爱情总会有个缺

Posted: July 15, 2007 in 他山之玉
 
我知道我有点傻
 
爱情是个古老的话题,有人说,但我不以为然,因为人类要比爱情古老多了。在人类刚刚学会直立行走并学会打造劳动工具那会儿,爱情肯定还没有出现。身强体壮的男祖先应当赢得更多的女祖先的青睐;当然,如果你虽不是身强体壮但却是一位打猎或者摘果子的能手的话,这样的男祖先十有八九也会霸占不少的女祖先。我以为我们的原始祖先之间即使没有缠绵的爱情,但至少也会依稀存在着爱情取向
 
后来,祖上有了社会、阶段、国家、民族的区分;贯穿其中的是从原始性爱中提炼出来的爱情。几千年来,尤其进入到现代社会,许多古老的爱情诫律一一被打破了:门不当、户不对没关系了;八杆子打不着的不同民族也通婚了;黑眼睛的娶或嫁给蓝眼睛甚至绿眼睛的也顺理成章了……总之,无解的爱情以无条件的方式愈来愈多地出现了
 
所以,当年轻的跳水伏皇后准备与年龄比自己的爸爸还长一岁的香港梁司长喜结连理的消息传来,我并不吃惊,只是更感叹于爱情巨大而神奇的力量
 
不要设想假如伏明霞不是跳水皇后而是太平公主,梁司长还会不会向她求婚;也不要设想假如梁锦松不是香港司长而是香港县长,伏姑娘还会不会投其怀抱,生活是现实的,爱情也是现实的,两者的共同都在于无法假设
 
让相爱的人去尽情地爱吧,让有追求的人自由地随运河追吧,让我们祝福司长和皇后吧,阿门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所以,也不太可能有完美的爱情。张学友唱道:我的爱情有个缺。是的,环顾四周,哪个爱情没个缺,要么缺钱,要么缺德,要么缺心眼,要么缺感情……
 
爱情惟悲剧性美好。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让你看一回哭一回,且永远铭记
 
如果没记错的话,梁司长比伏姑娘年长27岁。所以,至今未娶妻的32岁的我在深夜充满无限憧憬地写下了一则征婚启示:某男,32岁,一人多高,写字为生。现觅5岁左右,美丽、大方,最好有在未来夺取奥运会金牌的潜力的未婚女孩为偶,条件好者可放宽至残奥运
 
但很遗憾,我托遍在报纸工作的哥们姐们,竟没一个人愿意帮我把这则征婚启示刊登出来。他们的理由只有一个:担心我因涉赚拐卖儿童或非礼幼女而把牢底坐穿……
  
最后,还是我7岁的小侄女理解我。她对我说:二叔,你别着急,我虽然超龄了,但等我将来结婚给你生个媳妇儿吧
 
噢,My God!噢咪噢咪噢咪
 
我知道我有点傻
 

 
写这篇文章的人叫董路,一个挺有名气的足球评论员。
 
一篇很旧的评论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翻到的,也不记得伏皇后是什么时候的故事了,应该是2000年的那个悉尼吧,已经这么遥远了
 
这位路兄现在不也娶了一个比自己小了一轮的妹妹,呵呵,他不知道心里有没有问过自己,如果自己不是那么的相当的有点名气,那个妹妹还会不会投怀送抱……
 
他还不太傻
 

When you point your finger at someone else, you point four fingers back at yourself

人要活得潇洒一点,善待他人,也善待自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