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恒言

Posted: January 25, 2013 in 醒世恒言

胡适:“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仪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政治,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一点病都没有!却不知 道:若要病好,须先承认有病;若要政治好,须先承认现今的政治实在不好;若要改良社会,须先知道现今的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

王朔:信仰不能当饭吃,所以不重要。民主不能当饭吃,所以不重要。自由不能当饭吃,所以不重要。原则不能当饭吃,所以不重要。对于中国人来讲,不能当饭吃的都不重要。我们信奉了猪的生活原则,于是乎我们也得到了猪的命运——迟早给别人当饭吃。

王朔:我们已过十八岁,不是脑残弱智,我们有自己是非判断,不需要谁来告诉我们,哪种文化是先进文化,哪种影像是淫秽色情,哪种代表是三俗代表!我们比你 精明,别整天装逼教训我们这个制度适合我们,那个模式是洪水猛兽,什么主义是真正主义,什么荣耻是真正荣耻,我们心里透亮透亮的。

杜月笙:不是政府人士,永远不要去做政府的吹鼓手,因为吹鼓手在政府眼里永远只值一个夜壶铜钿,尿急了拿出来用一下,用完了将夜壶放到最角落地方;你吹得越起劲,不仅公众看不起你,政府更看不起你,所以吹鼓手都没有好下场。

任志强:如果把维稳的财力,物力,精力用在维护食品与药品的安全上,如果把干预巿场的能力,智力,心力用在维护政府信誉,防止腐败上,如果把监督民众的权力变成民众监督政府的权利,那中国的社会一定比现在更和谐更稳定。

胡耀邦:意识到奴隶地位而与之作斗争的奴隶,是英雄;意识不到奴隶地位而默默无言、浑浑噩噩的奴隶,是十足的奴隶;津津乐道赞美奴隶生活并对和善好心的主人感激不尽的奴隶,是奴才,是无耻之徒。

希拉里:权利不是政府赋予,而是所有人与生俱来的。无论我们生活在哪个国家,无论我们的领导 人是谁,也无论我们是什么人,都无关紧要。因为我们是人,因此我们享有权利。因为我们享有权利,政府就必须保护我们的权利。

易中天:汉武帝以后为什么中国再也出不了一个能够超越诸子的思想家,再也出不了能够影响世界文化的思想呢?因为独尊儒术。我这里不评价儒术本身的对错是非。我的观 点是就算儒家思想百分之百地正确,它也不能独尊。思想、思想是要思要想,你独尊一种思想就是不准人家思想,不准人家思想还能有思想吗?

伽利略:因为说地球转动被审判。当他出来时,他的学生冲过来:老师,你顶住了?伽利略:不,我招了。学生震惊:为什么?伽利略:因为我怕挨揍。学生愤 怒:没有英雄的国家真不幸!伽利略摇头:不,需要英雄的国家才不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