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愚人谬语’ Category

春节

Posted: February 23, 2015 in 愚人谬语
Tags: ,

担心将来孩子完全没有春节的印象,和老婆商量着今后春节都要把家装饰一下。于是贴福字,挂灯笼,可是没有冬天的感觉,这年的味道总是不太对。记忆里的春节总是要放鞭炮,要穿新衣服,还要大鱼大肉,拿压岁钱,这样似乎才有意义。

我想是我错了,人还是应该与时俱进,传统也是一样,太怀旧的人容易抱残守缺。

比如那震天响的鞭炮声,心脏不太好的大概得把药提前准备了。满足了自己所谓年的气氛,是不是也应该替别人考虑一下。老祖宗那时候还不明白噪音也是一种污染。

再比如那压岁钱,压岁钱真的是给小孩子的吗?如果是给小孩子的,为什么大人要为难呢?你给我,我再还会去。反正我是为难的,该给多少呢?新加坡到了过年银行都会提供两块钱的纸币,为了包红包。我觉得这就很好,让压岁钱回归他的初衷。压岁钱就是给孩子的,用不了多少。

再比如那大鱼大肉,印象里初一到初五吃到腻。我非常怀疑这会是祖宗的传统,我想大概是那三年大饥荒后因为对饥饿的恐惧而发生的变异吧。

当然对80后来说,春晚也是少不了的。去年春晚开头有句话说的挺好:春晚就是陪伴。是啊,无论是春晚,还是观众,找好自己的定位还是很重要的。

今年有专业人士总结了哪些歌手是假唱,观众们不干了,于是乎,网上各种谴责。我觉得有点搞笑。大家可以先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春晚会允许歌手假唱?貌似相当多的观众是很乐于看笑话的。让歌手们本色演出,没自信的歌手不上了,电视台省心了,观众也开心了,偶尔还有乐子看,似乎皆大欢喜啊,为什么央视不干呢?答案很简单:大家没找好自己的位置。央视最在乎的从不是观众的反应,否则为什么枪毙节目的是领导,而不是导演?春晚对于央视就是一个政治任务,所以他们必须包罗万象,政治正确。所以今年党指挥枪喊了不止一遍,所以明明是汉人的一个节日,每年都会拉上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少数民族来跳少数民族歌舞。

你真的相信那些真的少数民族会关心你汉人的一个节日吗?

人生就是一出戏,可切莫入了别人的戏。

我们现在时常感慨春节没意思,怀念曾经的美好。春节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意思,是我们赋予了他太多的复杂。春节的本意还是合家团圆。虽然现在一家人多是天南海北,团圆一次时间不长,而且舟车劳顿,不过也正因此,团圆的意义是不是也更加的深刻了?

也谈学生运动

Posted: March 22, 2014 in 愚人谬语

这两天台湾的大学生火了,据说把立法院给占了。很多亢奋的声音,比如这体现了台湾的民主,云云。

且不去讨论这些学生是否了解他们口中反对的服贸,在一个民主社会,以这样的方式冲击国家立法机关就可以吗?

支持者会说,如果不这样做,难道任人宰割吗?

假设服贸真的是把大学生送上砧板的不平等条约,假设马英九是一个不顾年轻人死活的独裁者,在台湾的社会,他们仍然有其他合法合理的表达诉求的方式,比如他们经常做的:上街游行。如果他们的诉求真的是合理的,那么自然会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面对选举压力的政客,又怎么可能一意孤行?

学生运动在中国的历史课本上一直被描写为爱国、正义、理想、热情,即使是最近那一次,也必须是极少数人勾结了境外势力。但是理性来看,真的如此吗?

学生没有经过社会的历练,过于理想主义,也就容易被煽动的语言利用,所以在共产党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学生一再被利用来对抗民国政府。其实大学时的他们连自己的爱情都无法坚守,肩负起国家的责任?还太早了。

李光耀曾经说,他不认可一人一票的选举制,他认为有家庭的中年人应该比年轻人多一票,因为年轻人涉世未深,没有承担家庭的责任,对很多问题的看法过于简单。

中国的历史上曾经有两次著名的学生运动:五四和六四。前者孕育了共产党;后者则在改革的紧要关头,引发了左派反扑,改革停滞。这两次运动的“贡献”,相信历史自有判断。

嫖娼、谣言与关说

Posted: September 13, 2013 in 愚人谬语

前些日子一个老头嫖娼了,据说他还是个大V。人民日报和CCTV们激动的有点不能自持了,又是社论,又是新闻联播,势要把网络大V一网成擒。环球飞狗的胡总编呼吁大V们批评政府之前必须擦干自己的屁股,却露了政府借此打击异见的狐狸尾巴。可问题是,这个薛老头还是个红二代…… 是不是所有的红二代们也应该拿出来提点一下。

薛老头管不好自己的小弟弟是他自己的事情,如果违法了,自有法律去惩罚他;而公权力趁机打击异见,践踏宪法才是真正可怕的。还记得重庆那位因为一句“不自由毋宁死”被劳教的任建宇吗?

就像拉开了一出大戏的序幕,一场轰轰烈烈的打击谣言的运动随即而来。和这几十年来历次的运动一样,不可避免的,跑偏了。哪里车祸死了多少人,数字不准?造谣!抓起来。如果这都算造谣,那把人家人民教育出版社往哪儿搁?政治和历史老师以后上课要小心了。

我一直认为,无论是人还是猪,他们都是在努力的追求着最适合自己的世界。在一个不用动脑的世界里,脑残们也一定会如鱼得水的,祝福这些官员们。

12

……

经历了08年的二次政党轮替,台湾一直被视为华人社会民主的典范。这两天,她有点热闹。

故事简介:民进党的立法院党鞭柯建铭摊上事儿了,找立法院长王金平说情。王金平打电话给法务部长和检察长,被特侦组逮到。总统马英九一反平时的优柔寡断,快刀拿下王金平。

台湾的立法院是什么样子,看新闻大家都看得到,基本上战斗数值低的人是很难存活的。在这样的氛围里,王金平可以蓝绿通吃,左右逢源,柯建铭这件事儿也算给了个解释。不过人家至少是老百姓一票一票投出来的(不分区立委除外)。

让人郁闷的是,王金平如此明显的关说,最新的民调仍有60%多人支持他,40%多的人认为他只是关心,不是关说。祝福这些人,当你们摊上事儿的时候,当对方的靠山更加有权势的时候,他们也关心一下。

台湾的媒体也是很八卦,左一句“政争”,右一句“马王斗”,对事件的起因完全漠视;标题也是一个比一个惊悚,名嘴爆料不断,光看阵势,还以为是狗仔队。

学会了一个新词:关说。

李光耀说,新加坡成功的关键,是英国人留下的法治制度。台湾如今的乱象也体现了华人法治思想的淡薄,所谓的人情、面子、关系,背后受伤的不也正是法治。法治的核心就是以法律来限制公权力的行为。一个嫖客,一个杀人犯,他们侵害的只是个人,而一个无法无天目无法纪的政府,他们伤害的可能是数亿的国民。

想想那饿死几千万同胞的三年,想想那斗了上亿人、死了千万人、毁了一代人的文革。权力如果不关进法律的笼子里,这样的悲剧仍然会发生。

 

后记:因为wordpress在天朝被封,我也抄了一份在我的QQ空间。刚刚收到了来自QQ空间的喜讯:

  • 尊敬的QQ空间用户:您的“日志”因不符合互联网相关安全规范或被多名用户举报,现暂不支持正常显示(翻译:屏蔽)。若您对此存有异议,请您认真填写申诉,我们将在两个工作日内反馈结果。

a90c3530jw1e6ptaa1schj20f318gjvp

B8FFCB99-E6D8-4790-AB71-092CF2013DD0

窗外

Posted: May 18, 2013 in 愚人谬语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Screen Shot 2013-05-04 at 11.11.08 AM